您當前的位置: 淳安新聞 > 外媒看淳安
一曲“絕唱”述振興
發布時間:2019-11-05 11:22:47



睦劇之鄉屏門舉辦睦劇匯演。 方愛女 攝

通訊員 劉波 方婷婷 記者 程海波

身為國家一級演員的王姝蘋至今仍記得,10年前,在浙江兒童藝術劇院出演睦劇《雪蘭花》后,她和同事們眼含淚花,一起緩緩走向前臺,向觀眾長時間90度鞠躬的情景。在當時很多人看來,這既是在為當晚的演出謝幕,同時也是為睦劇這個淳安地方戲小劇種謝幕。此后多年,睦劇逐漸淡出,大型原創劇目更是難覓蹤跡。

王姝蘋演出劇照。

然而最近,在淳安,熟悉的唱腔再次響起——11月1日,千島湖屏門睦劇文化旅游節開幕,王姝蘋再次登上家鄉的睦劇大舞臺,表演了大型原創睦劇《雪蘭花》和新編大型睦劇《海瑞夫人》選段。這個和睦劇有著一生情緣的女子,終與幾十名省內外戲劇名家一起,把當年的“絕唱”變為了“經典永流傳”。

而睦劇——這一被列入國家“非遺”項目的地方戲小劇種,在歷經百轉千回之后,也隨之煥發出勃勃生機。

睦劇起源于清末的淳安山區,迄今已有百余年歷史,前身是“竹馬班”,因為早期演出只有小旦、小生、小丑三個角色,也被稱為“三腳戲”。它來自生活,具有濃厚的鄉土氣息和生活情趣。睦劇興盛時,淳安村村都有“竹馬班”,歲歲都演“三腳戲”。淳安老睦劇人何仁德說:“當年不管是放牛、種麥,還是磨豆腐、編斗笠,大家都是邊做邊唱,有時你唱上句,我接下句,癮頭上來,干脆把鋤頭一撂,徑自唱和起來。”像傳統睦劇小戲《采桑》《牧牛》《偷筍》《補背塔》《借墨斗》《磨豆腐》等,光從戲名上就知道,反映的都是農村勞動群眾的日常生活。

倉廩實而知禮節,衣食足才唱戲。睦劇的命運也隨著時代的大潮跌宕起伏,歷經興衰。

王姝蘋向小演員悉心傳授睦劇。程賢高 攝

自上世紀50年代成立淳安專業睦劇團,此后二三十年間,睦劇以淳樸粗獷、活潑風趣,以及濃郁的鄉土氣息而一度在浙西流傳興盛。但后來由于受交通條件和經費困難等限制,劇團演出越來越難以自給,不得不在1989年解散。

曲終人散,劇團演職人員被分流,部分人的生活甚至陷入困境,不得已遠走他鄉,在異鄉的旅游景點上演出賺錢。“當年為了雙胞胎女兒有學上,再苦再累再被人瞧不起都能忍受,但春節除夕夜,電話里傳來女兒的聲音,眼淚就再也止不住了。”說起那段經歷,58歲的何仁德眼圈泛紅。

即使生活清苦,但60多名分散各處的老睦劇人仍初心不改,對睦劇的摯愛始終分毫未減。60多位睦劇藝人自發組織睦劇藝社,整理出版《睦劇戲曲志》《睦劇音樂志》,錄制發行《睦劇精曲選》磁帶。1997年12月,睦劇小戲《赤膊女婿》獲文化部群星獎、優秀獎。1998年10月,《睦劇發展史》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。2011年,睦劇被列入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幾代人的堅守終于迎來了睦劇的春天。2016年元旦,淳安睦劇團重新掛牌,八十高齡的睦劇老戲骨王睦花重新披掛上陣,給招募來的年輕演員當“導師”。她從沒想到,在自己的有生之年,還能看到這一天。

如今在淳安,除了有專業的杭州千島湖睦劇團、淳安睦劇團之外,還活躍著6個業余團隊。在睦劇小鎮屏門鄉,不僅有睦劇學校、睦劇大舞臺,在剛舉辦的“千島湖屏門睦劇文化旅游節”上,浙江音樂學院睦劇藝術家教學傳承基地又落戶于屏門鄉。

千島湖的青山綠水間,清亮質樸的睦劇,又繚繞在各個村莊的廊橋上、祠堂里,幾代老睦劇人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。

來源:杭州日報

千島湖新聞網 責任編輯:徐滿萍
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

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